小仙帅土豆

我有一个写手梦。

【獒龙】【昕博】【1°时光】

主獒龙,带昕博,医生龙×调酒师继科er以及前者被扭转心绪扑倒吃干抹净的故事……快开学了也不知道能写多少……文中可能有一些专业性错误请各位大佬指出(鞠躬)最后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01.

马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是在医院。

当时他手里举着片子,煞费苦心地跟一帮虎了吧唧凶神恶煞的大老爷们解释轻度脑震荡不等于失忆更不等于智障,不是电视剧里那么回事儿,他们不必太过着急上火。那帮子人一边搓手一边"嗯嗯"地应着,表情却不像完全放心,还是许昕一番说和说和劝解劝解,大家方渐渐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马龙摘下眼镜,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跟他们说明白,怎么就这么难。"

许昕靠着办公桌轻笑,"想跟上你这个智商二百五十的高材生的思维,哪能呢?"

高材生自顾自揉着眉心不作理会。

病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张继科刚好清醒过来。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最近勾搭上的兄弟,另一个不认识,穿着白大褂高高瘦瘦模样可人。

"醒了?头还疼不?"

许昕这么一问,张继科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瞬间老老实实地看向压在自己胸口上的一沓棉被,模模糊糊说了句"还行",嗓音有些发哑。

许昕溜到床边,俯下身捏了捏张继科活了二十七年肤色偏黑略有几分粗糙的老脸,连声啧啧,"你说那啤酒瓶咋就不长眼,没砸你脸上毁个容呢,省的天天搁酒吧里祸害人家小姑娘。"

张继科不为所动,任凭许昕动手动脚,等他心满意足了挑一挑两根黑眉毛眼神凌厉,"许昕,你要么给整成我终身瘫痪,要么等我好利索里把你揍到地核里。"

许昕作出一个"你打我啊打不着吧"的丰富表情,一把勾过马龙脖子把他拽到病床前,"来来来介绍一下,马龙,救你一命的医生,也是我好兄弟,从小一个院儿长大的。"

马龙迅速地推开了几乎快要挂在自己身上的许昕,上前一步,微微弯下身子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你好,我是马龙,是脑外科医生。别听他胡说,你只是轻微脑震荡,没什么大碍,多休息休息,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了。"

"嗯。"

张继科应了一声,盯着马龙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

马龙又叮嘱了几句这个病该注意些什么,说完转过身看着许昕,"还不回去?明天不上班了?"

许昕扫了眼病床,"那他……"

被马龙打断,"没事儿有我,反正今天我值班。"

许昕点点头,表示无条件信任。他戴上警帽,跟张继科说了两句好好休息什么的就走了。

在病房待了一会儿,马龙说自己得去看看几位重症病人的情况,还得开个短会,让张继科先睡觉,他过一会儿再来看他。

张继科乖顺点头,"马医生你赶快忙吧。"

等到任务清单划拉完了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马龙轻手轻脚走进房间,张继科竟然还醒着,门刚一打开目光就"嗖"地飞到他身上。

"还没睡?"

马龙轻声询问,病房里格外安静,他清润的嗓音落进张继科耳朵里引起鼓膜震动信息转换,后者摇摇头,"睡不着。"

马龙走进来,站在床边安抚他,"别想太多,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

张继科嘴上应着,眼睛仍然睁的倍儿大一闪一闪亮晶晶,看的马龙无语,他叹了口气,"那好吧,我陪你聊一会儿吧,兴许你就睡着了。"

聊天内容不算丰富多彩,两个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总的就是围绕张继科,比如他是做什么的,怎么挂彩进医院,以及怎么认识的许昕。他的回答是"调酒师","好心劝架反被误伤"和"打架认识的"。

等等,打架?

马龙疑惑地眨眨眼睛———敢情许昕的警服是穿着玩的么?

就这样聊了半小时,张继科始终不见困,反倒是马龙越来越瞌睡,感觉一低头就能睡着了,不得不靠着残存的理智站起来,"不能再聊了,我得上去值班了。真的你赶快睡吧,我过会儿再来看你。"

于是张继科像目送什么似的恋恋不舍目送马龙出门。

幸运的是,他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还梦见了马医生。

第二天张继科的远方表弟前来探病,手里大包小包就差没把超市搬来。马龙查房的时候一进门他"蹭"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连连欠着身子笑容腼腆,"马、马医生是吧?您好我是周雨。"

很朴实的小哥,跟张继科完全不同。

不知为什么,马龙总觉得周雨看他哥的眼神不像看人像在看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装的满当当都是崇拜二字。后来了解,周雨小的时候受欺负,张继科挺身而出为他打了一架,自此往后他就把他哥跟太阳神一样供着说一不二指东不西。不过周雨新晋公司小职员一枚,只能挑着下班的功夫过来伺候,大多数时间病房还是稍显冷清。那厢许昕好像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脚,受他之托马龙会在得空时常进病房坐坐,虽说他对张继科并没有多少好感。

在床上躺了几天后,张继科活蹦乱跳地出了院,临走时候死活要了马龙电话加了微信,说是日后旧疾复发好及时联系。

大概过了半个多月,"张继科"这三个字几乎快要被马龙在大脑里格式化删除。一天下午刚下班,马龙去车库取车,走到车子旁边时摁车钥匙的手忽然僵了一下,目光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图片上是两个鲜艳的红本本,再翻下一张,证件照,男的俊女的美,最后一张是两只戴着戒指的手和一束玫瑰花。

马龙不知道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房间里,电视开到最大声,播放马龙最喜欢的足球,他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面前摆着几罐啤酒。

手机响了,他看着联系人的名字,犹豫,最终还是接通。

"喂。"

"看到了朋友圈吧?怎么样,给个祝福呗?"

电话那头传来欢快的女声,马龙可以想象她此时此刻眉眼弯弯笑意灿然的表情。

"嗯,恭喜。"

他露出一个微笑,就像曾经的很多次那样。又忽然想起这是在自己家,何必装模作样,嘴角的那个弧度立刻就淡了下去。

"喂,你也太敷衍了吧。"

对方故作生气。

马龙立刻收起那些不自然的情绪,尽量把语气放的温和真挚,"对不起,刚做完手术有些累。真的恭喜你,这么多年,最终实现了自己的心愿,跟他好好的,一直走下去,我希望你幸福。"

"哈哈,谢谢咯。哎,其实也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那么多的帮助和支持,我怎么会走到现在。龙,谢谢你。"

龙……

心口忽然有些疼。

"我……"

还想再说些什么,那边好像有电话进来,女人说了句"阿斌的,回头寄请柬给你"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一瞬间好像一切都安静下来。

其实他早就预料到了,不是吗?

心口发疼的感觉,又是在闹什么。

马龙攥着手机发呆良久,点开联系人界面,把姓名那一栏的"大宝贝"替换成了"丁宁"。

以后,她会是那个人的大宝贝。

但,不是他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