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帅土豆

我有一个写手梦。

【獒龙】温馨而不失se qi的小日常( ˙-˙ )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喂……"

比平时说话的声调要低,但嗓音依旧软绵绵。大概因为没睡醒的缘故有些吐字不清,语气也是懒洋洋,含着小小的不满———谁啊大清早就打电话。

张继科用勺子搅着咖啡,叮叮当当的,他歪着脑袋,手机夹在脸和肩膀之间,笑声低沉,"别这样跟我讲话,听得都硬了。"

胳膊盖着眼睛,马龙迷迷糊糊地把这个臭不要脸的声音在脑海里搜索一遍,锁定目标后果断挂掉电话,翻个身继续蒙头大睡。

"喂……?喂!我靠!"

被挂电话的某人瞬间激动,结果一不留神手机掉出来,不偏不倚砸重他的大脚趾,他反射性地一跳,胳膊肘又撞到了桌角,疼得手一松杯子摔在地上咖啡洒了一地,连他被摔得重启的手机上都有咖啡渍。

"……"

大脚趾和胳膊肘还在隐隐作痛,张继科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半天回不过神来。

许昕难得起了个大早,一边刷牙一边刷朋友圈,忽然蹦出来张继科的一条更新,内容只有四个字:马龙有毒。

毒?

许昕皱了皱眉,不知道张黑皮有啥弯弯绕,转念一想,张黑皮说他师兄有毒,那不就是说他自己对师兄上瘾吗?啧啧啧啧啧……大清早就起来秀,也不怕肾疼。

正要点赞,朋友圈突然不见了,许昕瞪大眼睛刷新一遍,还是没有。

"瘪犊子玩意儿!"

许昕对着手机骂骂咧咧,喷出的牙膏沫有少许溅在屏幕上———这张黑皮难得发一条略有水平的东西,还跟他玩秒删?

等等———许昕眼珠子一转,嘎嘎奸笑着给马龙发了条消息:师兄,张黑皮发朋友圈说你有毒哩,还秒删。

按下发送键,许昕满意地漱了口,把毛巾往架子上一扔,跑去厨房捯饬早餐了。

晚上八点十七分。

樊振东盘腿坐在沙发上看足球直播,等广告的间隙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第一条就是龙队的,三分钟前发的,上面赫然写道:继科儿有病。

樊振东正"吨吨吨盹"灌着啤酒,看见这几个字差点没呛死,一边咳一边哈哈哈地笑———继科儿?这是一条有声音的朋友圈,龙队简直太可爱了。

笑够了,他抱着看戏的心态在底下评论,"怎么了龙队?科哥又犯啥错误了?"

张继科的头像立刻跳出来,"去去去这没你事儿,别妨碍劳资道歉!"

很快评论区又多了一行,是许昕,"惹马龙生气的张黑皮,人人得而诛之。"

樊振东激动地一拍大腿———昕哥干得漂亮!

他抱着手机又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张继科的回复,比赛开始了,还是先看比赛。

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樊振东不太清楚,听方博说礼尚往来的龙队专门等到凌晨两点给张继科打电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终极版是张继科毅然决然搬到了马龙家和他同床共枕,这样的话,两个人一起睡一起醒,世界多美好啊!

"龙……"

炙热的呼吸喷在颈后,男人声音低哑,带着薄茧的手很不老实地顺着一具胸膛摸下去。

安安静静睡着的马龙突然翻了个身,胳膊撑在张继科身子两侧,头低下来,眼睛亮晶晶的,"继科儿啊,我跟你讲个事。"

"嗯?"

张继科微微惊讶于他反常的举动,但表情还是一贯的懒洋洋。

"我……"

马龙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看着张继科心里猫抓似的,"你有啥事就说。"

马龙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道,"今天换我在上面吧!"

"什……"

嘴唇被封住,张继科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不禁瞪大了双眼。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发了条朋友圈:马龙不是东西。

马龙回复:当然不是东西,是你的男人。还配了笑呵呵的表情。

那厢许昕心情复杂地点了赞。

话说微信这种狗粮集散地,果然还是卸载比较妥当吧?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