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帅土豆

我有一个写手梦。

【獒龙】【这个杀手不太冷】(上)

无意撩到一只有点可爱的小杀手的龙……

在遇见某个人之前的故事。

那时候张继科并不在任何一个江湖帮派底下做事,他是一位自由杀手。

白天睡觉,晚上杀人,这是他的规矩。死在他刀下的人不多,但都非富即贵,他的雇主们也都非富即贵。张继科不缺钱,但也没几个钱,每每佣金到手转眼就花得干干净净,不是砸在赌场,就是折在青楼,有时候干脆丢给路边的叫花子。干着这种刀尖舔血的营生,张继科从没指望过自己能全身而退,只要今天还没死,身上有两个小钱,打一壶酒随便卧在谁家房顶上对着月亮美美喝上小半个时辰,他便死而无憾了。

张继科拿起短刀后,这世上就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要么见的是一副面具,要么见到了却已经死去。据一个被他刺杀当场没死但后来还是死了的公子哥讲,张继科杀人不睁眼,这是有缘故的,后来不知怎么,传着传着就成了杀人不眨眼,大家还道张继科是个多么狰狞可怖的大魔头,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李公子的记忆里,张继科来寻他的那个夜晚,正是月黑风高良辰美景奈何天。李公子同往常一样摇着折扇大摇大摆进了醉玉楼里一间上好的厢房,香肩半露的花魁姑娘早已替他斟好了酒。李公子坐下来,一边摸着姑娘的小手,一边一本正经聊理想聊人生,结果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人家姑娘的芙蓉帐里。正抱着温香软玉亲个不住,姑娘从他怀里抬起头,说怎么帐子外头好像立着个人影。李公子哪里顾得上这些,一手按住姑娘的酥胸,一手去解裤腰带。忽然脖子上冰凉凉的,接着是姑娘一声中气十足的尖叫,他愣了愣,猛然意识到贴着脖子的那个家伙什可是用来宰人的,登时抖得筛糠一般,哆哆嗦嗦转过身,浅红的帐幕被窗外的风吹的飘起,一张脸庞若隐若现,被面具遮住四分之三,只露出一双仿佛没睡醒上下眼皮粘在一起的眼睛。彼时李公子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跪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那个人低低笑了一声,刀尖紧贴他的皮肤来回摩挲,"不知阁下的事情办完没有,可不要误了在下办事。"李公子下意识想说"办完了办完了",话到嘴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对呀这不是赶着送自己去死么,可他又不敢说"没办完让我接着办",指不定还会死得更快。李公子斟酌片刻选择沉默,谁料那个人没再言语,手上的动作也停了,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只听见花魁姑娘在被窝里一阵一阵地抽泣。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李公子脊背上的冷汗已然冒出了一层又一层,正想着这怎么回事啊他到底是杀还是不杀,那个人突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李公子吓得一抖,那双本就睁不开似的的眼睛好像更加睁不开了,在李公子看来简直就是一条缝,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东西———李公子实在想不通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为什么还能思考这些狗屁事情,可尴尬就尴尬在,他确实思考了,而且在他思考的时候,那把已经把脖子划出一道口子的短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快又准又狠地插进了他的左胸口。李公子"啊"地一声惨叫,就在他跌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刀连同拿刀的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花魁姑娘吓得花容失色,直到李公子吐出来的血把被子都染透了,才想起来救人要紧,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大喊救命啊死人啦快来人啊,醉玉楼顿时乱一团。

一位身着锦缎气质不凡的俊俏公子恰在此时进了大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愕然地看着冲向自己的人群,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只手拽住他,带着近乎蛮横的力道,把他从被踩成肉饼的险境中解救了出来。

(待续)

评论

热度(21)